芹泽我是你的小白伞啊

画画二流剪视频二流写文二流翻译二流打轴二流。所有会的事情都很半吊子二流。希望成分相同的能带我一起玩谢谢

不知道叫啥就叫做梦梦出来的脑洞吧

    
    抛弃了两个次卡萨的脑洞的新脑洞。可能是二刷spec有感

    半夜趴被窝里蒙被写的,所以希望大家半夜趴被窝里蒙被看(谁管你

    最后一段做梦梦到的(今天也想梦到王小明

——————————————————————————————

    从刚才起就是了,这是什么奇怪的其乐融融的画面啊。海东大树看着走在自己前面大概两步那么远聊着闲话时而互相关心的三个人。

    那三个人,一个个的明明脸上都渗出了血还粘满了被炸起来的尘土,衣服也皱皱巴巴破破烂烂脏兮兮了,走路也都是一瘸一瘸的。其实这次大家都伤的不轻,即使是没有参与这次战斗夏蜜瓜,也已经跑到体力透支了。

    明明海东也没有逃脱得了这种惨状。脸上的尘土糊着血肉和成了泥,碰一下“嘶——”

   真疼。


    记不得是第几次皮套大战了,也记不得是第多少次被当成毁灭者面对正义的战士们的围攻。

    虽然经历了一番苦战,还是死扛到了最后。

    其实这都与自己没什么关系的。包括后来夏蜜瓜被卷进来,包括雄介那次黑目,仿佛自然而然地被默认了是decade同行的破坏者。还好从那以后这两个人就再也没说过什么decade由我来打倒这种话。

    而海东大树,虽然自己曾经开过萝卜暴打过一票正义的战士们,真真正正地当过一次毁灭者。可仿佛就被当成了抢玩具的孩子,没有人会去计较。

    虽然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出来帮忙扭转局面,可是

    “diend,这事与你无关的你别来插手。”正义的战士们是这么说的。

    明明自己也是复活次卡萨的一员。


    其实真的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从之前的之前就一直是这样。到底有多之前呢,大概从次卡萨还没失忆过还是大修卡的大首领的时候起了。

    明明从那个时候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要非说有关系的话那就是小偷和被偷的失主。

    修卡城这么大,可能自己都不会认识这个人,只是为了偷diendriver才会偷偷跟着大首领踩点。

    说是大首领,其实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只不过这个人从来都是一个人。总是一个人从一个世穿到另一个世界,一个人吃一个人住一个人玩,一个人坐在宝座上发呆。

     一个人,高高在上。
  

   
      明明这个人真的是毁灭者,那次骑士大战的最后枪都抵在他头上了,明明可以一枪嘣了他一了百了的。
    而那是门矢士见海东大树的第一面。

    “次卡萨,别死。”海东大树那个时候第一次说了这句话。自己也没有想到,后来会说第二次,第三次。
   

    后来的后来海东在偷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的时候看到了门矢士,一瞬间分不清自己是穿越了世界还是穿越了时间。他真的还活着!他没有死。那个时候是迫不得已才会出现在次卡萨的面前,以那样的形式。还好,那个时候真的传送成功了。

   “我说你,现在还不能吃海参么?阿士。”

   门矢士疑惑的目光,让海东觉着有实感。

   他还活着,失忆了。

   他失忆了,什么都记不起了。

   连唯一的见过我的那一面都记不起了。

   海东的大脑不可自控地无法冷静,抓在一起的两只手指节发青。

   太好了。

   “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们了,我是次卡萨的朋友,我叫海东大树。”

   “喂,次卡萨,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而且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我们经常一起从一个世界穿到另一个世界。”

   “我们一起吃一起住一起玩。”

   “你这都不记得了,你怎么能连我都忘了。”

    次卡萨不再像以前那样看起来望尘莫及。而我是次卡萨最好的朋友。

   “那你知道过的过去吧?”

   “阿士,你现在还是不能吃海参吧。”海东向次卡萨比了个开枪的手势。

    想到这,海东突然有点晃神。抬头看了看前面的三个人。

    天已经暗了有一会儿,前方路灯微弱的灯光给前面走得摇摇晃晃感觉下一秒就要趴下了的三个人镀了层银边,影子斜斜的长长的落在海东身上。

    其实自己腿脚好得很,还能再走快点的。等着别人来回头,真不像自己。

    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是了,明明只要一回头,就可以看到跟在身后不远处的海东大树。如果他会回头的话,早在还是大首领的时候就回头了。

 

    上次见到大首领士的时候,已经是开萝卜撞地球那回了,次卡萨一下子变回那副样子,举手投足同出一辙,对自己的话又不理不睬的,海东心虚地以为次卡萨恢真的变回了大首领。恢复了记忆。

    其实吓得不轻。

    以至于心虚地打断了次卡萨的友情宣言,心虚地推开了次卡萨,心虚地立刻逃走了。

    想到这里,海东的步伐更加趔趄了。海东的背影也被镀上了银边。影子也摇摇晃晃歪歪斜斜地独立了出来。一瘸一拐却稳稳地赶上了次卡萨。海东余光一斜,

    然后,摔——
   

    “嘶——”

    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么一下次卡萨感觉自己的手要断掉了

    要倒下海东,这次也被次卡萨一个箭步向前冲过去从背后扶住了。

    人类真是温暖啊,海东想。

    该推开他了。

    “别动。”仿佛是被感受到了要发出的动作,海东被身后的人用力地箍了箍。次卡萨整个上身滩在海东背上,头埋进海东的肩里,鞋底在地上被拖出沙沙声。

    两个人重在一起的影子晃晃悠悠的。

    海东听到闷闷的声音从脖子旁边传出来“没力气了。站不住。”
   

    “海东。”

    “啊?”

    “人类真是温暖。”


    “……你头发扎我脸疼。”

    “你头发也扎我脸。”

    “四条腿走路真慢。”

    “嗯,真慢。”



-end-




其实二刷spec的时候开的这个脑洞,因为我真的特别喜欢当麻和地居这对
你痛苦的回忆我可以帮你消除,你孤独一个人走过来的路全部就都由我来陪伴。
当时在想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就好了,而我们海东巨巨就是这样婶的一个人。
就觉着这设定很适合士海。虽然和我之前俩次卡萨的脑洞完全相反。
海东巨巨为了偷东西一直在stk,慢慢就中意上大首领了,然而大首领也并没屌他,发生过一次皮套大战海东没舍得下手,然后大首领失忆变成门矢士,海东巨巨就死皮赖脸地编造以前我一直是你最好最好的朋友的假象来糊弄次卡萨粘着次卡萨啥的

这个人精,他真的很可爱

今天的人类次卡萨也很轻易地就被套路了

评论(2)

热度(36)